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聚焦全國兩會 > 【江蘇追夢人】人大代表王芳:昆曲從贈票請人看,到四季曲聲不斷

【江蘇追夢人】人大代表王芳:昆曲從贈票請人看,到四季曲聲不斷

來源:評論: 點擊:2019-03-14 14:10:10

 


 
0:00
/ 3:20

 

  曲詞典雅、行腔婉轉,昆曲被稱為最美非物質文化遺產。發源于江蘇昆山,用最雅致的方式詮釋中華文化的昆曲也曾經歷過最暗淡的遺忘。作為昆劇的代表性傳承人,在舞臺上活躍40余年的王芳是昆曲從“落寞”到再創輝煌之路上的見證者和追夢人。

新華報業全媒體記者 蔡蘊琦/文 楊恒國/攝

圖片

全國人大代表、蘇州市蘇劇傳習保護中心主任、蘇州昆劇院名譽院長王芳

蘇昆劇團“三顧茅廬”招攬“小郭蘭英”

  王芳生在水韻蘇州,天生一副好嗓子,被稱“小郭蘭英”。1977年,音樂老師推薦王芳考蘇昆劇團,她一下便被劇團相中了。不過父母卻堅決反對,他們希望王芳繼續讀書。認定這棵“好苗子”的蘇昆劇團不放棄,往王芳家跑了三次,這才把王芳領上戲劇之路。

  聽起來很美的昆曲,學起來是很要吃苦的。“在學校是早上5點半到晚上9點半練習,整個早上是練早功,上午是上課,下午是練戲,晚上是練功,一天到晚沒完沒了。”當年的“耗腿”是擱在墻上耗一刻鐘。 所謂的耗腿就是壓住一條腿,一只腳離墻,另一只就跨在墻上,“你不能往后,往后就倒下去了,必須腦袋擱著腿,腿又不能超過額頭,就這樣壓著,一刻鐘以后放下來。”王芳和小伙伴們還要“控腿”,控腿要老師說“123、123……”,1根煙都抽完了,老師還是沒有讓把腿放下來。大冬天練功,王芳的兩只手只有一節手指沒長凍瘡,其它全部長滿。練功時她就穿一件秋衣,練功房窗戶都是這種漏風的,但硬是練到出汗。一個動作,一句臺詞,常常反復練上千遍。

  辛苦的付出終有回報,1979年,年僅16歲的王芳獲得了蘇州市專業劇團青年演員匯演一等獎。此后,她獲得多個重量級的獎項。然而最讓她感到幸福的是,有觀眾捧場,“1977年考取劇團的時候,當時戲劇挺受歡迎,場場爆滿。我們出去演出時,說好只演9場,最后演了11場還收不住,非;。”

昆曲從輝煌跌入谷底,贈票請人看

  然而從80年代的中期開始,戲劇突然就沒有觀眾了。從眾人追捧到乏人問津,王芳和同事們經歷了“坐冷板凳”的歲月。“觀眾不看了戲劇了,我們很痛苦,蘇州很多的劇團都解散了,大家都說蘇昆團早晚也要解散的。”最初追看昆曲的老人,慢慢得年齡大了不出門了,甚至不在人世。年輕的觀眾說,“昆曲節奏太慢了,這么慢還是看不懂。”常常是臺上的演員比臺下觀眾還多。

  守住昆曲,王芳和同事們想了很多辦法,那是蘇昆劇團設了星期專場,每星期演一次,演出也不賣票,在劇場門前擺一個捐款箱,觀眾愿意放多少錢就放多少,“我們再送一杯香茗,其實就是贈票。”采取這種形式,是希望吸引更多的觀眾來看。那段時間,團里經濟困難,大家就把房子開成了一個旅館,以此掙一點錢補貼演出。

  再不發聲,昆曲就在觀眾的視野中間淡忘了。讓王芳難忘的是,在著名戲劇理論家、書法家、詩人郭漢成等名人呼吁下,江蘇省委省政府和蘇州市政府推動了首屆昆曲藝術節。每三年一屆落戶于蘇州,一直延續至今。2001年昆曲被評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,昆曲終于從生死邊緣被救了回來。

戲劇是文化傳承“活化石”,傳承從娃娃抓起

  在王芳看來,昆曲的發展遇上了好時代。昆曲的復蘇,是國家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人們對文化藝術追求提高的標志。更難能可貴的是,昆曲吸引了一大批年輕觀眾的喜愛和追隨。戲劇是文化傳承“活化石”,經歷了的低谷后,王芳從只關注戲劇表演的傳承轉變為同時關注“觀眾傳承”。“我們的昆曲文化傳統課開進了小學、幼兒園,讓孩子們感受昆曲之美,文化傳承從娃娃抓起。”

  昆曲的再創輝煌,讓王芳看到另一個古老劇種——蘇劇復蘇的希望。蘇劇也有300多年的歷史了,它也被稱為“灘簧之母”。錫劇、滬劇、甬劇、姚劇、都是在蘇劇后延伸出來的,都屬于灘簧。 2017年起,王芳多了一個新身份——蘇州市蘇劇傳習保護中心主任。“蘇劇比較平民化,是白話版的昆曲。希望蘇劇有更多的人了解,昆曲在最低迷的狀態,是蘇劇把它養活的。”

 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,王芳充分利用全國人代會等各種平臺和機會,積極建議加強對包括傳統戲曲在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。她曾提出了關于立法保護傳統文化的建議。呼吁政府創辦戲劇大專院校,吸引更多的年輕人投身到傳統文化中來。在她的努力下,這些建議正一個個變為現實。

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百度